用公共论文筑垄断高墙 知网不能这样做“生意”
发布时间 2019-03-08 10:35 XIOU 阅读 2793次
原标题:用公共论文筑垄断高墙 知网不能这样做“生意”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看似是市场行为,但用户在与知网的价格谈判中几乎没有议价能力。更何况,知网垄断地位的形成,并不完全是市场造就的。比如,按规定,本科生以及硕博生,其论文都必须通过知网查重,才能够顺利获得答辩资格并从高校毕业。”

最近,知网掉进了舆论漩涡,其垄断学术资源的话题备受公众关注。

舆论关注知网,实在是苦知网久矣。作为我国最大的文献库,知网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是人们使用频次最高的检索和下载学术资源的网站。高校和研究人员,做学术研究很难绕开知网。但知网的服务费用却连年涨价,让高校直呼“用不起”。

因为不满涨价,武汉理工大学、北京大学,曾一度停用知网。据武汉理工大学介绍,知网对该校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竟高达132.86%。对个人用户而言,研究人员从知网下载自己的学术论文,还要付费,也真是槽点满满。知网充值余额不退的霸道做法,还引得用户将其告上法庭。

一边是师生的学术成果上传到知网几近是白给,知网支付给部分作者的稿酬或版税非常低;另一方面是知网年收入近10亿元,毛利高达58.83%。这种暴利收费模式很难说是合理的,也难怪有人批评知网用论文赚钱,让学术成为一门生意。

有论者认为,知网进行数据整理、运营,需要投入,都有成本。用户购买知网的服务,是一个市场行为,知网作为企业不是做公益。但首先,学术论文是一种公共资源,学术论文的共享是开展学术交流的基础。知网作为我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一部分,承担着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的功能。这就决定了知网并不是纯粹的市场主体,而是一个公共企业,应该体现一定的公益性,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连年涨价获取暴利,阻碍了学术资源分享和学术传播,也违背了知识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的初衷。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看似是市场行为,但用户在与知网的价格谈判中几乎没有议价能力。一位学校图书馆领导曾对媒体表示,知网每年都在以超过10%的涨幅向学校报价,且所报价格均是“死数”,没有一点谈判的余地。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下,买方和卖方之间,应该是平等地位。买方几乎没有议价能力,谈何平等?更何况,知网垄断地位的形成,并不完全是市场造就的。比如,按规定,本科生以及硕博生,其论文都必须通过知网查重,才能够顺利获得答辩资格并从高校毕业。

知网之所以有连年涨价的底气,还在于目前尚无其他更好的数据平台可以取知网而代之,用户虽然不满,但是难以用脚投票。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虽然一度停用知网,但最后还是妥协了。而这种局面的形成,不得不说尴尬。

降低学术资源传播的门槛,知网当正视自身的社会责任,在商业性和公益性之间找到平衡,不能打着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旗号获取政策支持,又垄断公共学术资源进行高收费,回避社会责任。两头都要占,显然说不过去。

政府也应对相关数据库的商业化运作进行规制,降低学术分享和传播的门槛和知识获取成本。同时,高校之间学术资源的共享平台和机制也有待加强,目前已经有一些学术资源共享平台,实现了免费的检索、下载。当有了可供替代的平台,知网也就会收起它的强势。

赵长鹏称,红杉中国损害了他的声誉,并阻止币安以更有利的估值来筹集资金,他希望红杉方面给予补偿。...[原文链接]
数字化转型推动了各行各业的变革,也在重塑中国的职场生态。如今,职场人之间的连接方式正在改变,获得职场机遇的...[原文链接]
视频付费容易,音乐付费难。2016年7月,腾讯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将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收入麾下,成立了腾...[原文链接]
农夫山泉近日在物美便利、物美超市等物美系零售门店投放了现磨咖啡机,提供的咖啡口味与7-Eleven、便利蜂等便...[原文链接]
苏宁方面表示,苏宁控股集团近日与兴业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消费金融、科技金融、体育文创等领域加...[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一场名为“无风口时代的新投资”圆桌论坛在下午的活动中举行,论坛由希鸥网创始人李志磊主持,对话嘉宾包括创势资本创始合伙人汤旭东、未名之光创始人兼CEO孙伟、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谭文舒、德商资本管理合伙人吴伯仲... [详细]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这几天,刀哥晚上打滴滴的车子时,刚落坐,滴滴客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询问是否安全上车,客服还特意叮嘱,有问题记得及时按一键报警功能。 [详细]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北京总部楼下,退押金的人形长队还未散去。ofo后台显示等待退款的用户数字,已经跳过1000万,仍在滚动。这样的景象,也曾出现在20公里外的乐视大厦和锤子总部。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拉起横幅,上面书写“乐视还钱!”“锤子科技还... [详细]
希鸥网评论:“京粉”借助微信生态能否逆转“淘宝客”?
希鸥网评论:“京粉”借助微信生态能否逆转“淘宝客”?
不难理解,淘宝客业务要想做大,最关键的就是流量。即,让足够多的人看到淘宝客推广的优惠券才有可能实现“下单购买”,从而拿到卖家发放的佣金。笔者身边有个人从事淘宝客者,图的是工作无拘无束,也有10多人团队一起奋战淘宝客... [详细]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建立超高人效流程型组织的“砍人”三板斧:就是在企业内部建立以客户价值为中心的流程,然后根据流程生成职位、建立团队,去重新再思考每一个部门和组织的存在价值,消灭一切对客户不产生增值的多余流程和角色,减少冗余,迅速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