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鸥网专访掌心互联创始人王豫强:天使轮融资500万 他说大学生创业是伪命题
发布时间 2019-01-27 11:30 希鸥网 阅读 3535次

前言:“先做该做的事,再做想做的事。创业不是只创立一家公司,自我修炼、个人积累突破的过程也可以算作创业的一种。”

伴随着大学生自主创业优惠政策的落地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的来袭,加之就业压力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选择毕业即创业。

成立短短6个月,获天使轮融资500万,公司月营收同比增长1.5倍,掌心互联95后CEO王豫强却强调,大学生创业是伪命题。

北京掌心互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团队成员来自百度、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网易等国内一线或相关公司。掌心互联定位下沉渠道数字化媒体赋能者,主要通过产品化的积分增长方案,帮助目标用户在下沉渠道的公司实现用户活跃与营收双增长,于2018年6月完成爱盈利500万天使轮融资。

大学期间三度创业 值钱比赚钱更重要

有数据显示,在浩浩荡荡的大学生创业大军中,成功的创业者仅占2%—5%的比例。在创业创新浪潮下,更多人则是“默默无闻”,甚至成为了“前车之鉴”。

诚然,掌心互联的成就背后,也埋藏着王豫强数次创业的血泪教训。

2013年,王豫强进入辽宁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学习,起初创业的想法很简单,通过做事儿来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和对事情的把控能力,相比就读于一线城市知名学府且家境更富裕的同龄人,可怕的不是物质上的落后,认知上的差距才更可怕。于是创业成为自己实现“认知追赶”的选择。

第一次创业,17岁的王豫强投身校园外卖配送领域,将饭店的菜品和团队的联系方式印在传单上,根据学生的需求配送餐品。王豫强将这一项目形容为“1.0版的饿了么”。然而,在建立三个仓库,覆盖20余所学校,日订单上千,项目步入快速扩张时,王豫强却卖掉了它。

“当时年纪太小,认知上不足以支撑。对于一个刚步入大学,对市场环境,对资本认知缺乏的年轻人来说,突然踩到一个大风口是很难驾驭的。在价值最高时候卖掉是对团队最好的交代。”王豫强解释。

此后,王豫强还做过家教项目,在当地生活服务网站进行推广,线上社群招生,线下组班培训,三个月时间做到200百多位付费学员,流水80多万。但最终他觉得那是件单纯赚钱的事儿,与自己创业理念相悖而最终转手。

2014年,王豫强决定做农产品电商。他认为,在淘宝、京东等巨头的垄断下,纯电商创业机会渺茫,内容电商存在机会,做半成品食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于食材电商来说,产地是影响其成功的一大因素。经过考量,选择只身前往云贵高原,在贵州山区走访了一个多月,王豫强最终确定一款品质上乘的蜂蜜为主营产品。

蜂蜜采购价为一百元一斤,远高于超市售卖的十元一斤的市价,教育市场的成本是很高的,做同质化的产品是很难脱颖而出的。王豫强便带领团队在产品的调性和识别度上下功夫。团队选择用竹罐包装蜂蜜,以竹叶为配饰,通过产品视觉差异化,拉开与市面上产品的差距,并辅以《野蜂兄弟寻蜜》纪录片进行推广。

但在一切向好之时,股权结构称为压倒项目的一颗稻草。

王豫强拜访了数十个投资人才敲定的投资,在投资人了解股权结构时,发现团队股权结构是很不合理的,这也成为投资最终流产项目被迫解散的一个转折点。最终,王豫强抛售股份离开公司。

“团队刚开始做的时候,都比较理想化,一腔热血,大家都是大学生,对股权如何划分是缺少了解的,一个还未融资的公司CEO持股就低于50%了,这是不合理的。”

不知吸取这一教训的过程有多痛苦,但如今的王豫强云淡风轻地总结出了当初失败的原因,经历过前几次失败的教训,最终汇成了篇《朋友圈说我大学两年赚了100多万,写给读大学想创业的你》的文章。 

“一路摸爬滚打深知大学创业的艰辛,更了解无知的代价有多高。”“如果一个学生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没做好那何谈创业”文章并不鼓励大学生创业,而意图在“双创”热潮之时,警示盲目创业的大学生。

掌心互联融资五百万 月营收同比增长1.5倍

2017年,王豫强从辽宁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毕业。成为专栏作家,协助朋友创业,入职一点资讯,任职龙猫数据、中星未来、核桃编程,这期间,王豫强积累跨行业多领域的经验为掌心互联的创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8年6月,王豫强创办北京掌心互联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为下沉渠道开发者输出产品化积分增长方案,帮助其他开发者提升产品留存和变现效率,做下沉渠道开发者的送水人。

虽在团队还未聚齐时便融资500百万,公司的发展仍是一波三折。王豫强说:“18年年初的时候才知道做一款app要上应用市场,对如何做好一款纯互联网产品知之甚少。最艰难的时候,我拿着百分之十的股份去找产品经理,人家都不愿意来,没办法,最后把自己逼成了一个产品经理。”

“我们是产品驱动增长,而不是投放驱动增长,因为很难有大资本去赌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所以我们只能靠产品迭代提高整体的速度。”年龄是王豫强的优势,某种程度上亦成为了公司发展的阻力。因此,掌心互联将运营能力和产品细节,作为缔造壁垒的最佳途径,在运营效率和细节调整上发力。

2018年底,各大头部公司开始缩减投放成本,愈发凸显了掌心互联的运营能力。经过半年的发展,掌心互联在TO C方面已经有数款比较成功的产品,在TO B方面也积累了大量客户成功案例。王豫强介绍,公司产品数据和运营效率在某些指标上面已位列第一阵营。

“但我们仅是在产品数据、产品质量上位列第一阵营,用户量和营收距离第一阵营很远。单一数据引起巨头的注意,这时候打仗会更难。”王豫强说,2019年才是掌心互联真正的入场时间,公司正着手准备下一轮融资,以扩大团队,提高执行速度,在下沉渠道批量获取用户,缩小和行业巨头的差距。

王豫强告诉希鸥网:“公司整体盈利,且每月的营收增速维持在百分之五十以上。我们更期待一些产业或者战略投资,而不是纯资本投资,希望投资人能站在行业的高度给予指导,而不是要求我们拿着钱和巨头打仗。”

先做该做的事,再做想做的事,大学生创业是伪命题

“大学想换专业,必须考到该专业的前几名,创业的赛道也是如此。”在监管愈加严格的政策环境和竞争愈加激烈的市场环境下,站在舆论口做创新,是极为艰难的事。

王豫强坦言:“我也想有一天能做对社会起更大推动作用的事,但要想做下一件事必须先做好现在的事情。你所在的赛道可能不是最好的赛道,但你只能往前走,因为有一大波人需要你养着。”

“先做该做的事,再做想做的事。”95后的王豫强在创业的泥潭里摸爬滚打数年后,给大学生的建议亦是如此。

王豫强说:“大学生创业是伪命题。大家都在鼓吹创业,但大学生只有一腔热血,知识储备和对商业的理解不足,对事情的把握度不高,盲目去注册一家公司的成本是很高的。”

“一次试错后,一是物质上很难承受,二是再次创业时来自家庭的阻力会更大,三是太年轻的时候经历创伤,心理上很难再次站起来。”

“创业不只是创立一家公司,自我修炼、积累突破的过程也是创业的一种,大学生还是要先去公司打磨自己。”王豫强说。

据外媒,美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命令两个州机构对一份媒体报道进行调查。此前,《华尔街日报》...[原文链接]
据媒体9to5报道,谷歌计划在3月19日举行的游戏开发者大会(GDC)上推出视频游戏流媒体服务和一款新的游戏硬件,与索...[原文链接]
据猎云网,宠物鲜食品牌联萌工坊已于2018年6月完成数十万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中桐创投。联萌工坊创始人顾骏表...[原文链接]
据cnBeta,近日,微软员工向高官们呼吁,希望其放弃与美国陆军签订的HoloLens项目合约。2018年的时候,微软与军方签...[原文链接]
美国宇航局(NASA)周五向SpaceX授予最终许可。3月2日,SpaceX将进行首次不载人的测试飞行,将新设计的乘员舱飞往国...[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一场名为“无风口时代的新投资”圆桌论坛在下午的活动中举行,论坛由希鸥网创始人李志磊主持,对话嘉宾包括创势资本创始合伙人汤旭东、未名之光创始人兼CEO孙伟、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谭文舒、德商资本管理合伙人吴伯仲... [详细]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这几天,刀哥晚上打滴滴的车子时,刚落坐,滴滴客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询问是否安全上车,客服还特意叮嘱,有问题记得及时按一键报警功能。 [详细]
希鸥网评论:“京粉”借助微信生态能否逆转“淘宝客”?
希鸥网评论:“京粉”借助微信生态能否逆转“淘宝客”?
不难理解,淘宝客业务要想做大,最关键的就是流量。即,让足够多的人看到淘宝客推广的优惠券才有可能实现“下单购买”,从而拿到卖家发放的佣金。笔者身边有个人从事淘宝客者,图的是工作无拘无束,也有10多人团队一起奋战淘宝客... [详细]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北京总部楼下,退押金的人形长队还未散去。ofo后台显示等待退款的用户数字,已经跳过1000万,仍在滚动。这样的景象,也曾出现在20公里外的乐视大厦和锤子总部。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拉起横幅,上面书写“乐视还钱!”“锤子科技还... [详细]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建立超高人效流程型组织的“砍人”三板斧:就是在企业内部建立以客户价值为中心的流程,然后根据流程生成职位、建立团队,去重新再思考每一个部门和组织的存在价值,消灭一切对客户不产生增值的多余流程和角色,减少冗余,迅速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