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及时止损”的老炮儿杨宁
发布时间 2018-11-08 16:36 猎云网 阅读 9415次

绝地大转弯。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杨宁在2018年的心路历程,想来会是这句。

年初时,杨宁踌躇满志,all in 区块链行业。

他在采访中称区块链将颠覆BAT。现今中心化的大公司利用自身资源优势,或者购入新兴项目,或者打压创新企业,让中小型公司无立锥之地,区块链可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帮助其逆流而起。

但最近,他连呼自己投资的CDC遭遇黑庄,赔了不少,要转身回归传统创业投资

“币圈小年轻们太厉害了,我打不过啊。黑庄最后是割我的”,杨宁说完,预备清清爽爽地离场。

但果他能成功退圈吗?

币圈自媒体大V鱼小洁放出截图,称杨宁从头到尾都在甩锅。实情是其已经是CDC的实际控制人,而非单纯投资者,官网密码归他保管。杨宁手中还有55亿CDC币,占总发币数的55%,极可能为庄。

中国首代互联网人杨宁,被挟裹入漩涡中心,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绝境抽身还是早有预谋?

CDC的两位负责人,都是互联网圈的名人。杨宁是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原 ChinaRen、空中网联合创始人,知名天使投资人;赫畅则是互联网餐饮企业黄太吉创始人。他们是得意人也是失意人,空中网上市时的杨宁,黄太吉如日中天时的赫畅,都曾风光无限过。失意在于对比,杨离开空中网后,投资事业平平;赫的皇太吉则盛极转衰。

两位都亟需新事业来证明自己。

62763449ly1ftxj8r32qcj20m80goabr.jpg

他们共同负责着CDC,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消费数据资产交易的公共区块链生态平台,用户把自己的消费账单上链即可获得积分。有杨宁和赫畅站台,CDC的可靠性似乎无可质疑,但事实并非如此。

据区块律动报道,今年3月31日,在 CDC 成功通过火币 HADAX 票选即将上币前一夜,网友发现 CDC 的合约地址发生了两笔 6 亿和 7.5 亿 CDC Token 的转账,这两笔交易加起来的 Token 数量远远超出了 CDC 消费链所宣称的流通 Token 10 亿的数量。此事引发CDC社区讨论,不少社区成员开始质疑其为骗子项目。

自己投资的项目,自然也要自己一力担起,杨宁在各媒体采访中为CDC作保。

CDC在众人期望中上线,发展却不如杨宁预期,币价一路下跌。上线时的价格为0.43元,现已跌至0.00164元,接近归零。甚至官方发声也在逐渐减少,CDC公众号的上一次更新是8月份,微博则是5月份。

投资人钱被套牢,焦急之中,又遇“大雷”,火币网在11月5日发布公告,停止CDC项目交易。

“经火币官方查证,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为保护广大火币用户的权益,避免对用户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火币全站决定在11月5日17点30分暂停CDC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公告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ZB交易所紧随其后,关闭CDC交易。

各种猜测与谣言传得沸沸扬扬,CDC被怀疑卷款跑路。

正值敏感时刻,杨宁接受媒体采访,倒苦水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他曾对区块链媒体三言财经表示: “我被收割了,团队都撤了。因为发现社区里有成员长期恶意操纵市场,所以通过释放流动性来把黑庄权益稀释,降低社区整体持币成本,进入宽松市场政策,让市场进入更良性的状态。35%流通,黑庄占20%,怎么继续?我被坑死了,维权无门啊。”

对于CDC的现状,杨宁做了种种归因,黑庄、锁仓比例太低,他还将其归因于行业。发币的数额与白皮书不一致,这是由于币圈的潜规则。

“累了,心死了。”——当区块链媒体CoinVoice问及为何在实现自己心意100%流通,黑庄无法操控的情况下,坚持离开币圈,杨宁给出了这个答案。

但广泛传播的还有另一种说法。

根据区块链Truth的报道,今年9月开始,杨宁就开始为手上55亿枚CDC虚拟币寻找买家。并最终与CDC维权群的海浪和小星星达成协议,海浪和小星星从杨宁手中以1厘的价格收购CDC,在二级市场砸盘三十多亿CDC获利后,再把钱还给杨宁。就这样,杨宁将手中的筹码全部释放,三人套现成功。

一次性交割55亿锁仓币,即便按照1厘的价格,也需要550万元。对于当时的海浪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额,“海浪曾经贷款买CDC呢”。投资人阿大表示他们采用了另一种玩法,“杨宁先把币给他俩,他俩卖了之后再把钱给杨宁。后来砸到3厘,有时候还拉到5厘再砸”。

最终55亿锁仓币全部流出,杨宁完成套现,抽身走人。

让我们站高一点来端详币圈,即便套现550万这一数据准确,相比于入场更早的投资人大佬也是小巫见大巫。李笑来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后,在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这场零和博弈中,永恒的输家是信息不对称的币友,ZB交易所关闭后,他们的财产损失再难挽回,CDC币现今没有任何办法能换成法定流通货币了。

回想CDC白皮书,1.0版本中的CEO、CGO在白皮书2.0中分别编成了运营干事和营销干事,且没有CEO、CTO等职位出现。职位设置混乱,且无论是杨宁还是其它团队成员,都没有个人消费类金融项目的相关经验。

时至今日选择离开,或许也有前因注定。

“勇于”放弃的杨宁

忽略眼下的一地鸡毛,杨宁的过往履历可称璀璨。

把时间转盘回拨30年,他就是最早接触互联网的那拨人。

杨宁出身在陕北富县的书香门第,曾祖父是晚清进士,父亲在恢复高考后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之后留校任教。钟鸣鼎食,不外如是。

他刚踏上美国的时候,不知是否想过未来的瑰丽画卷。当时是1985年,他刚10岁,在国内读完小学后就随父母移民至美国,接受了当地的中学和大学教育

八年后,在密歇根大学读电机工程的杨宁无意间看到了雅虎的雏形,当时雅虎还未正式成立公司,它简陋的网站是两个斯坦福大学用学校机器做的。好像醍醐灌顶一般,杨宁觉得,“这东西会改变世界。”

这不是他最后一次说这句话,30年后入局区块链时,他也是如此展望未来。

当时的机会窗口是互联网,他看到了,也踏上了启程之路。仍是学生的杨宁,与几名同学一起创立了一个机顶盒项目,想让每个人都能通过电视机上网。他没踩准风向,不久后,微软推出维纳斯计划,用PC电脑上网成为主流,所谓能上网的机顶盒迅速被市场淘汰。

受挫不过是年轻人的常态,杨宁收拾心情,与校友周云帆、陈一舟回国创业。其中杨宁担纲技术,“我们斯坦福三剑客的分工就是陈一舟出去忽悠钱,我负责技术产品开发,周云帆负责运营盯摊。我们配合还是非常默契的”,杨宁称。

回国前,三人还受到了Google的邀请,当时Google籍籍无名,只有9名员工,“我们还去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公司,与他们一起吃了顿饭,当时他们邀请我们说,成为Google的第十名员工吧?”杨宁他们最终还是决定创业。“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加入的话,财富可能是现在的几十倍?”他这样形容当时与机会的擦肩而过。

一间废旧的办公室、几台破电脑、几名被他挖过来的从清华大学毕业的技术人员,新项目在北京开干,名叫ChinaRen,意思清楚明白,“中国人”。归国华侨创办的中国人,一个年轻人社交网站。

既然做社交,覆盖人群是重中之重,ChinaRen用疯狂烧钱的方式扩大用户规模。砸钱最狠的时候,杨宁动用了几百万,赞助登山队攀登珠峰,花费巨资在三里屯开露天晚会。

互联网一次又一次证明这种打法的切实有效,不久后,ChinaRen进入了当时网站流量排行TOP10,在同类产品中规模最大、数据最全、用户最多,雅虎曾提出1亿美元的收购计划。

但恶果紧随其后,一年的时间内,项目烧掉了1亿元人民币,且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无法自己产血。恰逢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ChinaRen估值暴跌三分之二,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卖身搜狐。

如果说未加入Google是他错失的第一个财富机遇,此时可能是第二个。谈收购的时候搜狐想以现金交付,ChinaRen则希望以搜狐股票置换,最终搜狐低头,杨宁拿股。谁想收购完后搜狐的股票由7块变6块,最终跌到0.8元。杨宁和周云帆在1元钱1股的时候,把搜狐股票全部抛售,实际共得50万美元。

好险好险,及时止损。哪想今时今日搜狐的股票1股是60美元。

在搜狐呆了两年,周云帆和杨宁又启程出来创业了,这次的项目叫空中网,主要做无线互联网络的内容供应和增值服务。创办后的第一战是找钱,他和联合创始人在香港中环的投资银行聚集区一栋楼一栋楼地找投资人,无数次拒绝后,拉来了美国德丰杰公司的投资

命运似乎开始伸出友好的手,空中网的发展一路顺利。2003年4月1日,中国移动开始对彩信业务收费,中空网迎来盈利增长,一年后在纳斯达克上市。

“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这个头衔挂在了29岁的杨宁头上,当时阿里巴巴刚转向To C业务,淘宝网成立才一年,马云也比不上这个年轻人的风头劲。

空中网上市5年后,杨宁离开了,他还想闯一闯,先以创业者的身份,之后转作投资人。

新成立的投资机构名为乐博网,发展一年左右,资产总规模为1亿元,仅有4个合伙人。新title为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的杨宁投了数个项目,最出名的大概是马佳佳的泡否和胡华智的亿航无人机。

泡否运营三年后宣布失败,马佳佳艰难寻求转型;亿航无人机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破产谣言所困扰,今年5月在西安进行无人机表演以挽回声名,最后却以演出失利、部分无人机坠毁告终。昔日网红项目,盛名不再。

投资事业成果寥寥,杨宁转头寻找新方向,区块链是他瞄准的路。

杨宁自己也曾说,他的人生是不断放弃,Google的邀约、雅虎的收购、搜狐的股票,个人眼光也好,时局命运也好,结果是他总与财富擦肩而过。

他太懂的抽身而退了,历经癫狂的2018上半年,杨宁回顾过往,又一次叹道,“我脑子进水了。”

声称将回归传统投资领域、关注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杨宁,未来,能坚持到底交出满意答卷吗?

36氪讯,1月18日,小桔车服旗下分时租赁业务宣布启动共享汽车开放平台,在自营滴滴共享汽车的基础上,面向汽车厂商...[原文链接]
36氪讯,近日石墨文档发布2.0新版本,增加类似云端办公室的协作空间、打破上传文件的格式限制并新添云盘功能。...[原文链接]
36氪讯,1月18日,阿里国际站公布了“数字化出海计划”。数字化出海计划包括各类数字化产品、工具和服务,覆盖了...[原文链接]
36氪讯,1月18日,阿里巴巴和康佳集团共同宣布双方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入股康佳集团旗下易平方和开开视界(KKTV)。阿...[原文链接]
36氪讯,盈科资本近日投资恒翼生物数千万元人民币,为其继嘉和生物、爱科百发、海和生物等项目后,在创新药研发领...[原文链接]
每周精选查看更多 >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寒冬必读:“有效管理团队”被投资人公认为卓越创业者必需的能力,2019年创投市场确实没有“风口”
一场名为“无风口时代的新投资”圆桌论坛在下午的活动中举行,论坛由希鸥网创始人李志磊主持,对话嘉宾包括创势资本创始合伙人汤旭东、未名之光创始人兼CEO孙伟、安芙兰资本管理合伙人谭文舒、德商资本管理合伙人吴伯仲... [详细]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寒冬里的滴滴、ofo、趣店:风光不再,裁员如麻
这几天,刀哥晚上打滴滴的车子时,刚落坐,滴滴客服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询问是否安全上车,客服还特意叮嘱,有问题记得及时按一键报警功能。 [详细]
创客匠人CEO蒋洪波:知识付费没有凉,迎来发展机遇,站在风口等待起飞
创客匠人CEO蒋洪波:知识付费没有凉,迎来发展机遇,站在风口等待起飞
创客匠人CEO蒋洪波受邀参加峰会并做主题演讲。作为知识付费领域的专家,蒋洪波谈到知识付费的四个趋势,分别是:内容创业者做垂直细分领域;线上课程和线下服务相结合;会员模式成为流行;知识付费向知识服务的转移。... [详细]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单车和锤子手机科技为何突然失控?
ofo北京总部楼下,退押金的人形长队还未散去。ofo后台显示等待退款的用户数字,已经跳过1000万,仍在滚动。这样的景象,也曾出现在20公里外的乐视大厦和锤子总部。前来讨债的供应商拉起横幅,上面书写“乐视还钱!”“锤子科技还... [详细]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一个成熟的CEO竟然要先学会裁员,而且裁员之前有套路
建立超高人效流程型组织的“砍人”三板斧:就是在企业内部建立以客户价值为中心的流程,然后根据流程生成职位、建立团队,去重新再思考每一个部门和组织的存在价值,消灭一切对客户不产生增值的多余流程和角色,减少冗余,迅速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