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报道 CEO说 投资人说 企业服务 智能硬件 活动报道 创业评论 项目招商

俞敏洪只想做几亿的小基金,他做成了上百亿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7-11-24

洪泰基金从成立一开始,就带着一点与众不同的味道。

作为基金的创始合伙人,俞敏洪和盛希泰以“洪哥”、“泰哥”自称,这在职业的有点刻板的投资圈,似乎很少见,这也暗示着洪泰基金的差异化基因。

成立于2014年11月的洪泰基金正赶上中国VC2.0爆发,但是与那些从传统VC机构出来拉起杆子自立门户的机构不同的是,两个人之前从未机构化地运作过一只早期天使基金。盛希泰之前是华泰联合董事长,在投行圈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被称作投行圈的少帅,而俞敏洪则是市值超过百亿美金的美股教育上市公司新东方集团的董事长。两个在不同行业功成名就的人突然杀入早期投资圈,就连熟悉他们的人都觉得有点不能理解。

对于盛希泰与俞敏洪而言,他们并不熟悉早期投资圈子。“投行和PE是我的母语,天使和VC则是我的外语,这几年我一直在学习这门外语。”盛希泰说。一个投资大佬为了融入这个圈子,不惜参加各种活动,偷偷坐到最后一排听台上一群80后投资人侃侃而谈,“我要重启,不要在乎任何东西。“盛希泰说。

“身段柔软”的背后隐藏着其勃勃野心。洪泰基金过去一两年投中了暴走漫画、狼人杀、51信用卡、银河酷娱、三角兽、小麦铺等明星项目。其与同时期的VC2.0基金的不同来自于,洪泰在打法上的独特和与众不同的布局。

2017年11月,洪泰对外宣布完成洪泰智盈(重庆)基金、洪泰智造基金、洪泰发现基金等五支基金的募集。这意味着,洪泰用三年时间初步完成了从天使到VC、PE基金全周期投资链条的布局,且资产管理规模超过百亿。

与此同时,更大的变化是,洪泰基金正式升级为洪泰资本控股,后者被定义为一家多元化投资控股公司,除了全生命周期的投资业务,还形成了包括洪泰智造工场、洪泰创新空间、AA加速器、洪三板、洪泰财富等在内的全生命要素创业生态平台。此前IDG资本、红杉、高瓴资本做类似布局,用了超过十年时间。

这种完全不同的打法,自然也引来一些争议。有人认为这是超越传统VC机构所必要的策略,但也有人对这样的布局表示担忧。“不同基金有不同打法和风格,什么牌都拿到手里是个理想的状态,但实践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困难。”一位早期基金合伙人表示。

但在盛希泰看来,洪泰已经发展到了新阶段,走向资本控股平台是由他的背景和基因决定的,“洪泰不可能只做天使,天使和PE的打通是非常有价值的,而恰恰我在PE、投行领域有足够的经验和资源。”他告诉《中国企业家》。

 

最终,洪泰的宏大蓝图能落地吗?它究竟会不会成为投资圈的“黑天鹅”呢?

身段柔软

“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这句话用在现在多合适。”在北京东三环的启皓大厦,盛希泰感叹道。

采访时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戴着一幅黑框眼镜,让人不禁联想起电影《加勒比海盗》中的杰克船长。而得益于之前在投行的职业经历,作为洪泰掌舵手的盛希泰对于航向有自己的判断。

在一次清华大学的创业导引课上,面对台下300多名大学生,盛希泰说道,双创政策作为国策大力推行,天使投资制度在国内的兴起,以及由整个经济新常态所带来的创富机会是时代大势,“你们90后这批人太幸运了,赶上了新一轮改革窗口的初期,没有机会成本,而年龄大了,不能放弃的太多,也就不能进步,50岁以上的人可能只有1%的人敢于破釜成舟、重塑自我。”

而这1%的人中也包括盛希泰自己。盛希泰曾是华泰联合证券的董事长,曾辅导过的上市公司包括蓝色光标、中联重科、大族激光等。从华泰联合离职之后的2年里,盛希泰形容自己“有点找不到北”。“飘了两年,高不成低不就,这个事情不想干,那个事情干不来,过程很痛苦。”盛希泰说。

那时有很多人请他去投行当顾问,做PE投资,但是他都提不起兴趣。他想要打破过去的工作惯性,但又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直到投资了体育类早期创业项目昆仑决。

在不被众人看好的情况下,盛希泰在天使轮投资了昆仑决,而后在其帮助下昆仑决逐渐成为大众搏击赛事,盛希泰在其中找到了成就感。“我不需要和谁勾兑关系,不需要跟谁吃饭,我要用少量的钱干大智慧的事,通过之前我积累的能力和人脉帮助这些公司,这是很大的冲动。”他说。

同时双创政策的推出,国内天使基金规模和数量增长,盛希泰希望自己能抓住大势。在一次演讲中,盛希泰称要熊抱天使投资。“就是怎么拥抱都不过分。”他解释称。

但是天使投资毕竟是个陌生的领域,为了搞清楚这个行业,制定完整的作战地图,2013年那一年,盛希泰几乎天天请行业内的投资人吃饭,也参加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投资和互联网行业会议,试图摸清楚这个行业的门道。

一次,一位朋友邀请他作为嘉宾参加中欧商学院举办的互联网创业年会,谈谈对行业的理解,盛希泰当场没有答应,但是会议当天他还是悄悄去了。因为怕人认出来,他特意坐在了会场的最后一排。茶歇时别人去卫生间他也不去,等到演讲开始了他再去,因为怕碰见熟人。“因为怕别人问我,盛总你怎么来了,往台上坐,但是讲什么呢?我想听别人怎么讲。”盛希泰回忆,当时恨不得自己能够化妆成别人不认识的样子。

那天他在台下听台上的80后投资人聊了几个小时的互联网投资,会后他上前跟主办方朋友握手,当这位朋友将盛希泰介绍给周围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时,周围的人并不知道他是谁。那位朋友见状赶紧补充说蓝色光标就是他做的项目,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这对盛希泰个人无异于心理的挑战。“我的老圈子也不理解,这么高大上的人怎么干这种事啊,我就坚信我要干事,我一定要熟悉这个行业。对于我不懂的我要去了解的论坛就会去听。”

那一年,盛希泰积极试手,作为个人天使投资了13个项目,包括昆仑决、中商惠民网、中智诚征信等。目前昆仑决估值8亿美元,中商惠民网2016年9月份B轮融资时,估值为20亿美元。而这些项目在此之前很多并不被传统机构投资人看好。

中智诚征信是一家2002年成立的征信公司,见到盛希泰之前创始人李萱已经见过300个投资人了。盛希泰是他见的第301个投资人。刚开始盛希泰提出希望聊一聊时,李萱表现并不积极,因为之前已经失望了300次,找了整整十年投资,对于这次获得投资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次终于碰到了伯乐。盛希泰判断未来中国开放征信牌照是趋势,看到李萱和他的团队在这方面已积累了丰富经验,盛希泰当时就决定战略投资中智诚征信。

此后,在天使投资上取得不错成绩的盛希泰拉来俞敏洪,希望能一起合伙成立一家天使投资机构。他和俞敏洪之前就是多年好友,也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一次俞敏洪家中来了朋友,向盛希泰借瓶酒应急,没想到盛希泰直接给送了一箱。这让俞敏洪觉得他是个仗义之人。

当盛希泰提议共同做一家天使投资机构时,俞敏洪爽快同意。“他们有一种感叹年华老去、又身在伟大时代中、希望有能力做一些事情的情怀。两人在骨子里面都像大侠一样,只不过外表不一样。”洪泰赋能基金CEO冯志说。

2014年11月,洪泰基金成立后没多久,俞敏洪悄悄将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洪哥”,由此“洪哥”“泰哥”的称呼就开始在投资江湖上流传开了。

凭借两人之前在传统企业圈和创业公司的影响力,洪泰天使一期没有像其他新基金刚开始募资时那样曲折。没有经过路演,两人直接跟身边最铁的一些朋友电话沟通,很快就完成了3.3亿元基金规模的募集。王中军、王玉锁、牛根生等知名企业家成为了洪泰天使一期LP。

在洪泰内部,盛希泰和俞敏洪两人分工明确,盛希泰负责具体的战略和管理,而俞敏洪则更多扮演着精神领袖的角色。

有趣的是,由于俞敏洪在教育行业的光环深入人心,洪泰基金刚成立时被很多创业者误认为是教育投资基金,以至于初期时有很多教育类的项目找上门来。

经过雷区

洪泰的第一年走得并不容易。虽然盛希泰和俞敏洪光环加身,但仍然和很多新机构一样需要扩大接触项目源的范围。

盛希泰在成都、天津等地找到当地合适的投资人作为GP之一,共同成立当地的种子基金或者孵化器,以获得最原始的项目源。2015年6月,在盛希泰的站台下,洪泰成都基金很快募集完成,规模2亿元,成都成为洪泰在北京以外的第一个投资点。

而后洪泰希望在全国其他城市复制这种模式,通过参股、合资的方式在当地建立一只洪泰品牌的基金,但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洪泰在某省会城市与当地合作伙伴以合资的方式成立过一家投资机构,本来已经完成了3亿元的募资,但盛希泰看到该基金在投资时动作变形得厉害,“我睡不着觉啊”。投行多年的经验让他快速做出决定:撤。这让当地合伙人摸不着头脑,毕竟洪泰在GP中占有不少股份,每年还可以获得现成的管理费分成,这都是可以看到的好处,但盛希泰当时态度坚决。“我不分红,干干净净退出,你们之后也不要打任何洪泰的品牌。”盛希泰对合作伙伴说。为了控制风险,像这样募集完后坚决刹车的项目全国有四个。

洪泰成立的第一年,盛希泰带着洪泰基金摸索着前行,边试边调整,“他在看有什么样的业态,就尝试用参股、控股、业务合作的方式摸索,不对就关,他在战略上执行力非常强。”作为同从投行出来的人,冯志对盛希泰的打法表示理解。

在投资上,最初洪泰关注的投资方向主要围绕“吃喝玩乐”为主的消费升级需求与移动互联网的结合,2015年正赶上O2O热潮,刚完成募资的洪泰基金快速出手,在两个月内投资了近十个项目。不过这个新来者没多久体验了一把一级市场从炎夏到寒冬的风云变幻。

2014年初到2015年5月之前,天使、创投基金募集规模创十年来新高,做的项目只要和O2O相关,几乎有个PPT就能融到资,不过这样的疯狂在持续了一年半后迎来了资本寒冬,投资泡沫的破灭也让之前疯狂补贴而没有独立盈利能力的O2O公司面临资金断流的风险。2015年5月,O2O倒闭潮如海啸般席卷了中国大地。

“我们当时刚开始投资,就碰见这么一个地震。我们的脚刚踏在雷区的边上,地雷就轰轰烈烈开始爆炸了。”盛希泰曾见到一位知名投资人在某个论坛上表示非O2O不投,过了不到一年这位投资人就改口说O2O一概不投。这让盛希泰认识到投资圈没有神仙,“我只是觉得很荒唐,这个行业里边谁都一样,别牛逼”。

2015年4月,洪泰帮召开了一场专门会议总结5个月的投资,对外部环境敏感的盛希泰主动放慢了投资节奏,开始对之前的项目进行梳理。据盛希泰介绍,这些被投项目之后陆续进行了转型,在洪泰基金投资的10家O2O企业中只有两家宣布倒闭。

在几个月后洪泰帮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盛希泰本来准备了几十页PPT,希望在会上鞭策下被投项目创业者,可是一到现场盛希泰发现每个创业者压力也很大,都有些迷茫,不能再批评了,于是他临时换了演讲主题,跟大家分享洪泰基金是如何创业、如何找人、找钱、找方向的。这个主题迅速与创业者形成了共鸣,盛希泰记得当晚就收到了十几位CEO的微信反馈。

此时洪泰基金投资梯队仍未搭建完成,还只有俞敏洪、边江(现任洪泰基金管理合伙人)三个核心成员,边江此前是百度七君子之一,是百度最早的产品总监,后来出来创业做线上支付。三人都缺乏在投资机构工作的经验,而刚募集完成的洪泰基金初试身手,还在不断寻找感觉。

一位早期基金合伙人形容那一年洪泰基金的打法颇为彪悍,“如果认为是个好标的,他会千方百计先把牌放到自己兜里。”他说。

实际上,在洪泰发展的第一年,仍延续了盛希泰做个人早期天使投资的方法,投资标准更多放在人上面。“创始人要有狼性,第一要有强烈的欲望,第二要付诸行动。”盛希泰概括道。这也是早年国内天使投资机构刚兴起时的一个基本投资逻辑:看人。然而当市场上有上万家天使投资机构冒出来,同时好项目数量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要想在天使投资中分得一杯羹,运作模式和行业策略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第一年的摸索让盛希泰感慨颇多,他迫切希望自己能够理解这个互联网时代和互联网创业公司,但同时对于专业化的人干专业化的事情有了更深的体会。

盛希泰意识到两个问题,一是只投天使太受局限;二是洪泰要发展,不能只靠他和俞敏洪带着几个人的小团队,必须要让更牛的人进来。2016年初,盛希泰开始悄悄募集VC基金,同时加速招兵买马。

当年的7月1日,洪泰开了一个大会,主题叫“换挡”,这意味着洪泰不再只做天使,而是扩展到了VC领域。相应的,以彭创为代表的一批中高层管理人员陆续到位,输出专业化投资能力,这成为这家本土机构的又一个关键节点。

随着今年7月洪泰PE、并购团队相继到位,天使、VC、PE、并购、智造工场团队等各条业务线终于齐备。中后台更是引入了专门的管理合伙人进行支撑,为被投企业提供服务。按照盛希泰的说法,整个洪泰进入全面发展、专业化管理的新阶段。

格局撑大

为了挖人,盛希泰专门列了一个名单,写着他的几点要求:要年轻人,要互联网思维很重,要研究型投资人。他不停请周围的朋友帮忙推荐、拉群,现任洪泰资本控股管理合伙人彭创就成为洪泰补齐短板的候选人之一。

盛希泰说彭创是他“三十顾茅庐”招来的大将。此前彭创是清流资本合伙人,负责TMT领域投资。更早之前他还做过咨询顾问。

在彭创看来,盛希泰跟他是太不一样的两类人了。“我接触太多跟我类似背景的人,人生变得很无聊,我在挑战自己能力边界以外的事。我是美元买方出身,而泰哥是人民币卖方出身,他更熟悉投行,我更熟悉投资。”彭创认为他们中间有很大的互补性,而这正是他可以学习的地方。

2016年初,洪泰已经募集了一只VC基金,彭创在去年下半年作为洪泰VC基金管理合伙人加入时,洪泰的迭代已经在内部开始:公司从工人体育馆旁边的办公室搬到了亮马桥的启皓大厦,离主流圈更近;logo 也从angel plus改为A plus,预示着洪泰不再仅仅是天使投资;投资团队进一步优化,一批有投资经验的投资人陆续加盟;管理系统也在去年上半年上线,对项目进度管理更加系统化。

彭创进来以后,前7个上会的项目一个都没通过。“我们当时定位是不要为了做投资而做投资,而是确定这个项目真正有价值再投,否则是亏的LP的钱。”彭创解释自己的用意。之后再有项目过会,投资经理更加认真的准备材料,同时在投委会的讨论比以前更充分。

彭创加入后又陆续吸引了金城和赖蕴琦加入洪泰。金城的加入多少有些戏剧。他之前供职于私募基金TPG,是TPG中国传媒基金EMC的副总裁。当时金城希望挖百度投资的vakee(赖蕴琦)过来TPG,没想到后者却被彭创先下手,这引起了金城对于洪泰基金的好奇。彭创和金城两人分别毕业于耶鲁和沃顿MBA,都比较奉行价值投资理念。“我喜欢沃顿商学院中讲的一种投资叫distress  investment,说的是公司本身是一个很好的资产,但是有时候可能会因一些特殊的事件受到一些挤压,需要时间厚积薄发。”金城告诉《中国企业家》,让他最终决定加入洪泰的因素是相互尊重的文化以及扁平化的组织。相对于机构层级复杂的基金,洪泰在抢项目的效率上更有优势。

对无人便利店小麦铺的投资就是例子。彭创之前认识小麦铺创始人刘泽轩,那段时间小麦铺正处于便利店的试验阶段,彭创听到刘泽轩说起无人便利店的想法之后很兴奋,当得知第二天还有一批投资人要过来看项目时,他马上打电话给金城和边江,说有个项目必须今天晚上就做决策。当金城和边江赶到小麦铺总部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三个人和创始人一直聊到凌晨2点,盛希泰也一直在家等到凌晨2点,最后三人商量后决定投资,并和盛希泰在微信里做了沟通。第二天早上6点,刘泽轩打开自己邮箱时,就收到了洪泰发来的term sheet。小麦铺在A轮获得了洪泰基金领投,晨山资本跟投的1.25亿元。三个月后,国内无人便利店风口到来,作为较早开始布局无人线下便利店的小麦铺也受到了投资机构追捧,洪泰通过小麦铺获得了3个月3倍的账面回报。

而投资人工智能语义平台三角兽的过程也与之类似。在三角兽联合创始人马宇驰印象中,洪泰投资人敢于特别快地下决定,在看技术方向的创业项目中,合伙人边江带领的团队在技术方向的预判要比别人更前瞻一步,“最初几乎每个投资人都会问我们为什么不去做智能语音客服,而边江却完全理解我们不做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技术门槛比前者更高。”马宇驰说道。

 

现在洪泰的投资团队容纳了学院派、实践派不同类型的人。而盛希泰自己也在发生变化。“我这3、4年做洪泰跟之前很大的不同是,我更加享受有人有个性。”盛希泰说。

盛希泰是个性格强势的人,当他坐在你对面时总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有人开玩笑说光看他名字就感觉像是三座大山。之前在投行时他的老部下没少被他骂过,而做转做投资后,盛希泰看上去变得更加轻松,更加包容。

一位母基金的高管在调研洪泰时也觉得奇怪,盛希泰的强势性格和洪泰基金的管理风格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盛希泰解释称,其实从他刚一开始做投资时就意识到了赋能的重要,“要把牛逼的人激发出来才是好的领导。”他称自己在洪泰内部是外行,洪泰内部有很多年富力强的投资人,作为基金的老大,必须把自己退到外行,才能真正使内行成为内行,如果什么都一言堂,那就废了。

“作为头,你踢了我两脚,如果你很能干,那么我要享受这两脚,这是我的方法论。因为我在这个位置,我必须使我的胸怀撑大,我的格局撑大。”盛希泰说。

当然洪泰新的投资梯队组建也经历了一个磨合过程。在洪泰内部,VC的投委会PE的合伙人可以列席,PE的投委会VC合伙人也可以旁听,在洪泰26层办公室最经常发生的情形是,VC的人觉得PE的项目太不性感了,才20%-30%增长,PE的人觉得VC的项目若按照PE的逻辑,简直太贵了。对洪泰的投资人来说,如果参与每个阶段基金决策,可能需要经常打通自己,开一个阀门关一个阀门。如何自如开关好阀门,盛希泰更多时候选择信任。

一次,彭创将一个连锁网吧的项目推到盛希泰面前,那个项目当时没有实现盈利,估值6亿元,盛希泰的第一反应是,这在投行如果用市盈率方法算的话,至少得5000万利润才行。盛希泰在微信中回复彭创,按照PE的逻辑,太贵了,但是作为VC早期投资,可以搞。“我看到他说可以搞三个字,估计他心在滴血。”彭创笑着说。最后这个连锁网吧还是过会了,也是目前为止洪泰早期项目中投资最贵的项目之一。

在彭创看来,盛希泰在试图理解VC项目贵与便宜之间的度在哪里,理解新兴行业指数型增长和互联网行业线性增长逻辑上的不同,用一般将来时来判断VC项目的估值,不仅仅是看过去时。这也是过去3年本土PE机构合伙人所要经历的转变。而在这个过程中,盛希泰选择充分相信团队,如果有个重要投资人说这个项目一定要投或者不投,他都会重点考虑。

“卧虎藏龙又相互尊重。”在金城看来,这是最难能可贵的。

平台与插线板

在实行专业化投资管理后,洪泰的投资方向从定义模糊的吃喝玩乐,逐渐聚焦到金融科技、人工智能、消费升级、文化娱乐四大赛道。在盛希泰和投资团队看来,这些都是未来十年的大机会。

洪泰第一个系统布局的赛道是科技金融。彭创分析称,房地产、能源等实业经济的萎靡,导致银行以前最大的信贷出口出现问题,这是宏观经济。相对于大型银行,中小银行的生存压力很大,没有地方放贷,于是通过互联网金融把资金放出来。但是这些银行的服务能力不如互联网金融公司,因此互联网金融公司在2016年享受到了这波红利。

而互联网金融也正好是洪泰所擅长的。边江曾经创业做过在线支付,在“看得到”方面有丰富的资源,彭创、盛希泰也有着金融的从业背景,对行业熟悉。“这个是我们第一大头,可以先吃一遍。”彭创说。洪泰在科技金融领域投资的第一个公司是51信用卡。彭创之前在清流资本时曾接触过这家公司,他用刚募集完成的VC一期基金参与了51信用卡的C+轮投资,并以此项目为根据地,在行业上下游进行布局。

在之后投资网络借贷平台用钱宝时,当时还在做贷款搜索贷小秘业务的用钱宝还未实现盈利,而洪泰认为51信用卡与用钱宝在业务上有很大的契合性,便将51信用卡拉过来一起投资。掌握着资金端的51信用卡和掌握着资产端的用钱宝业务上对接,51信用卡为用钱宝提供了资金放贷,也使得之前用钱宝的商业模式跑通了。

按图索骥,沿着51信用卡所聚焦的高端人群到聚焦于中低收入群体的魔法现金,之后洪泰还在to  B 领域投资了极速云,并在信贷资产端、授信牌照端连续进行投资。

此外,在文化娱乐领域,洪泰基金的赛道也在逐渐形成。金城加入后,洪泰基金在文化领域开始有所斩获。金城打开电脑,数了数从加入洪泰以来的这10个月,文化娱乐组看过的项目有近800个,其中投资了13个项目,包括银河互娱、暴走漫画等。

相较于其他专门投资文化娱乐行业的基金,洪泰的优势在于洪泰基金打通了从早期到成熟期的投资,可以从行业的角度出发而非投资阶段去捕捉行业系统性机会。对于覆盖范围极广又具有高度协同效应的文化行业来说,可以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

“我们在内部将文化娱乐行业细分为10个子行业,比如现在可能影视制作有很大的泡沫,但是这个行业体量大,有新的机会,所以我们会投相对而言早期一点。成熟IP的延伸市场,我们可能会投中晚期一点,相对来说是系统性的布局。”金城说。

在10月中旬北大的宣讲会上,俞敏洪颇为感慨,他说起初就是想做个几亿规模的小基金,但没想到短短三年洪泰能做得这么大。在华泰联合时,盛希泰就擅长于系统化集团化作战,而他也将这种思路运用到了洪泰平台上。

盛希泰将洪泰资本控股比做插线板和平台,周边任何生态都可以跟洪泰平台链接。围绕着核心的投资圈,洪泰的生态业务不仅是流量入口,更是协同平台,比如洪泰创新空间、AA加速器、洪三板、洪泰智造工场等既可作为项目源,又是洪泰投资的创业服务平台。在布局上,洪泰资本控股还拥有征信、财富管理等牌照,未来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今年4月,盛希泰推动了洪泰创新空间与优客工场的合并。“洪泰创新空间一般两千到五千平米,优客工场是五千到一万平米,正好规模有互补性。定位上也有互补性,创新空间一开始就是服务创业者,优客工场除了创业者之外,也为中小企业提供联合办公空间。我跟(毛)大庆说,合并了马上就有一百家可以抗衡WeWork。”

“我们要再造一个链家。”盛希泰跟毛大庆解释合并之后的前景。房地产公司成为产业链条上的一环,创新空间作为平台提供产品和内容,这种模式在全国可以开上千家店。

除此之外,乔会君领导的洪泰智能工场目前估值已达数十亿。在从智能硬件孵化转型成为智能制造产业服务平台后,除了帮助企业提供技术服务之外,洪泰智造工场还通过产业园的形式提供政策、产业链、土地运营。乔会君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中国地图,上面红色点是GDP超过一万亿人民币的城市,有十来个,“这都是我们未来要去攻的地方”。

“在风云变幻的时代中,我们要对未来有清醒的认知,学会快速地自我迭代并全力以赴。”盛希泰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洪泰有三个目标,一是成就一批上市公司,二是成就一批人,三是通过资本影响一两个产业,服务于实业的转型升级。

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就不能单靠天使投资,他手上必须有更多的子弹、武器乃至军团。盛希泰曾为这个生态总结了一套理论,就像踢足球一样,形乱神不乱。“我同时运六个球,到球门边我还有三个球,踢一个还是踢三个,还是一个都不踢,取决于我。如果我只有一个球,踢飞了或者让对方踢走了,我就没得踢了。”

在接下来的球赛里,洪泰到底能进几个球?

转载:中国企业家杂志,其值班编辑:张秋颖,其审校:张弘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希鸥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希鸥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52.9K

上一篇:团宴网的创业经验:创业者需要保持初心认准企业的定位 下一篇:一家立志要解决室外空气污染的企业

相关资讯

创业导师

  • 李志磊
    希鸥网 CEO
    微信号:zhileibest

  • 曹日辉
    易一天使 总经理
    微信号:暂无

  • 李永林
    达晨创投 董事总经理
    微信号:暂无


希鸥网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