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昆陵弘鼎基金合伙人

【希鸥网主编时间】2018年11月, 民营企业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会上提到,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是我国国

精彩观点View Points

从长远来看,您如何看中国经济或投融资市场的走向?
在疫情影响下,中国仍然给出了出彩的答卷,这是我们国家的文化和制度造就的。中国全面进入小康后,经济会逐渐稳步的占领世界大国的高地。在投融资市场领域,我认为近些年融资难可能还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但长远来讲,

【希鸥网&主编时间】2018年11月, 民营企业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会上提到,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最富活力的微观经济群体,在促进增长、稳定就业、激活创新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据估计,全国60%的GDP、65%的发明专利,80%的就业机会、一半以上的税收都来自中小企业。

在那次座谈会上,也客观的提到,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其中“融资的高山”是“三座大山”之一,即融资难。这是由于中小企业经营稳定性较差、抗风险能力较弱,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环境下,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始终存在,其获得的金融支持与经济贡献重要性尚不匹配。

与鼓励民营经济同步进行的是对“三农”的支持。国家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创造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各地各部门也多措并举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取得积极进展,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有的地方对推进乡村振兴茫无头绪、无从下手,有的地方简单模仿、千村一面,等等。

弘鼎基金合伙人ULA (李昆陵)认为,出现这些问题,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将乡村振兴并将其与本地实际结合起来,推进乡村振兴,需要因地制宜,需要发挥中小企业的力量,积极探索符合本地实际的发展路径和方法策略。

作为投资界冉冉升起的明星,ULA(李昆陵)这些年竭力配合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着眼于县域经济的发展,积极和很多旗县、乡村合作,发起了“一县一特”的计划,并为此成立了专属基金。

作为民间资本代表,ULA希望能在创业教育、金融下乡等方面出一份力量帮扶地方上的中小企业,以科技企业和电商发展助力地方脱贫攻坚。她认为,当前产业政策扶强不扶弱,大量乡村企业得不到足够扶持,国家对小微企业的支持也主要集中在城市,对农业种植、养殖业扶持面比较窄,对农业产业链、农业二三产业扶持力度不够。

ULA认为,加大产业支持、推动产业融合,是奠定乡村振兴的基石,产业发展是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在多次的乡镇调研中,ULA看到了乡村的优势,比如水土好景色美,适合旅居养老,而短板也比较明显,生活并不便利,基础设施不完善,网络生活配套不健全。

“最重要的是,大量中青年乡村人口去城镇工作,留在乡村从事农业的基本只有老弱病残的老人,乡村失去了人才,这也是乡村经济得不到发展的重要原因。大量青年进入县城、市区买房子,城镇化促进了城镇周边房地产市场发展,也出现一些县镇地区农耕地被开发成民居、商业等现象”,ULA说。

基于自己过去的工作经验和对乡村振兴建设的思考,ULA提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解决乡村人才不外流问题,这就要发展乡村经济,提供较多就业岗位,保障人民生计。比如教育/医疗/住房安全等。发展乡村经济和减少青年劳力流失是相辅相承的;

第二,鼓励乡村创业,推动产业发展,促进消费、拉动市场、稳定增长。这很需要政府的支持,需要外地资本和外来企业的参与。

第三,推动乡土旅居的同时,也需要侧力把城里的人搬到农村去。城镇化做的同时“逆城镇化”也要做。制定相关政策,鼓励开放乡村买房置业。例如房产置换、土地分享制、旅居承包制等创新举措,引导一些退休干部、知识分子、中青壮年重新回到乡村,他们不仅有智慧、体力,也有资金、人脉、渠道,这将极大的促进中国特色农业的发展,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了解更多内容,请看ULA (李昆陵)与希鸥网的QA问答:

希鸥网:您如何看待目前国内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

ULA:2020年对于中国来说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它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之年,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两大重点任务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和补上全面小康“三农”领域突出短板。而突出短板就是乡村薄弱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保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1公里”。

近期很多政策也是再三提到稳就业保民生,这需要经济增长支撑。稳定经济运行事关全局,能够促消费,拉动市场、稳定增长,走出一条有效应对冲击、实现良性循环的新路子。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是经济发展最基本的动因所在,保住了就业就保住了基本民生。保就业靠什么?就是要稳住企业、稳住市场主体,特别是稳住中小微企业。要稳住中小企业,一方面,是要解决中小企业的问题,一方面是激励创新创业的政策。

希鸥网:ULA您好,您最近出版了一本书,《民营企业融资全程操盘与案例解析》,为什么会在这个方向进行创作? 读者看完这本书,会有哪些方面的收获?

ULA:这些年我看了很多项目,包含了大多数行业、各个阶段、各种企业类型,他们都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

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占着我国经济的重要比重。而我这些年来,也是一直致力于在帮创业者解决资本和经营的问题上前行着,这是我的义务责任,也是我的情怀所在。

我自己首先是一个民营企业的创业者,所以更能理解到创业者面临的问题。我接触越来越多企业和项目,慢慢总结了不同分类和不同情况下的不同解决方式。结合我这些年的案例,把这些经验写出来并分享出去。

在书中,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企业类型,自己的行业和阶段对应查找到自己的状况和案例,就更加有针对性。书的上半部分,是要先了解市场情况和资本情况,还有一些基础的专业知识的普及。同时还要对号入座,了解自己企业的状况,打有准备的仗。后半部分是一些融资技巧和战术,也揭露了一些投资内幕,帮助创业者在融资上少走弯路。

希鸥网:很多投资人在投资过程中会逐渐形成自己的“投资方法论”,您的投资理念是什么?

ULA:我认为,一个人投资方法论和他的价值观是一致的,我的理念主要是五个方面:惠人达己、守正出奇、以点着面、见微知著、审时度势。

希鸥网:在疫情影响下,传统企业和互联网科技企业都受到了一些影响,面对目前市场的变化。对于投资人来说,您判断未来几年,风口会出现在哪些领域?

ULA:新兴技术、智能科技、区块链等这都是看得见的。除此之外,我认为科技发展在提高人们生活进步,消费者对精神文化领域的要求有所提高,心灵层面和内在进步会是一种追求,这会促进文化、教育和咨询板块。

2020年的上半年,我们可以看到文化,教育和咨询业在以各种创新的方式发展势头迅猛,利用了直播,短视频等各种的方式。我认为全民信息共享的时代来到了。信息快速缔结,这必会导致精神文明的极大提升。

我大胆预言,2020年之后的几年,会发生很多新生代,新形态。架构可以不变,但内涵必须变。每当至此,我有一种置身于大时代的激动。

希鸥网:从长远来看,您如何看中国经济或投融资市场的走向?

ULA:在疫情影响下,中国仍然给出了出彩的答卷,这是我们国家的文化和制度造就的。中国全面进入小康后,经济会逐渐稳步的占领世界大国的高地。在投融资市场领域,我认为近些年融资难可能还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但长远来讲,中小企业积极发挥主动性、积极创新求变,是能够带来良好结果的。

希鸥网:您是一个90后投资人,很多企业家、投资人不建议年轻人创业,您怎么看95后创业的问题?有什么建议?

ULA:前几年我还带着90后创业者的标签,算是最早期的90后创业者先锋里面的一员。近些年我见到很多95后的创业者、甚至00后的创业者都已经崛起,他们也都很优秀。

我自己是17岁在大学时代开始创业尝试,24岁赶上创新创业政策,做创业孵化,帮助青年创业。至今这么多年了,现在更年轻一代的创业者身在更好的环境,有更好的政策,能够在很多领域发挥他们的优势。不管成功与否,我认为创业都是对个人成长最好的历练。所以,我想对年轻创业者说:奔涌吧,后浪!

但想要创业成功并不是轻而易举的,创业之前需要有一定积累,如果资源和蓄能还不到,那也不要急,蓄势待发。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建议年轻人要扎实内功、端正思想,永远不要自我迷失或自我放大,到外在事物中去找寻自我价值。

北京 | 重庆 | 河南

400-678-3798

Copyright © 北京戏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京ICP备16038615号-1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